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六十九章 悄悄的
    ,

    金桂花香中,南陵战报送抵京城。

    前线打下了封口关,对南陵城的包围圈,又能往前大大推进一步。

    文英殿里一片欢腾,圣上看了折子,都连说了三个“好”字。

    朝廷在南陵僵持太久了,这数月间,封口关就是拦在眼前的天堑,虽说离打下南陵城还有距离,但能有战果,自是叫人欢欣鼓舞。

    懂打仗的正筹划着下一步如何进军、如何布局,想替前方的余将军等人出谋划策;

    户部齐尚书知道蒋慕渊意图以战养战,南陵丰富的铁矿是他的重点,他与蒋慕渊探讨了不少,后续要做的是在南陵收复回来的土地上探清楚矿藏分布、已开采状况,后续又要如何推进;

    御书房里,圣上对着地图看了很久。

    此番获胜,前线离全安观不远了,再推进一些,等真正把全安观收在手中,他的心就安了。

    即便后续进攻遭遇董之望等人的抵抗,只要全安观在,战事再拖上些时日也无妨。

    总归,催漕的收获不差,户部提交上来的文书上的数字,让圣上睡了个好觉。

    程晋之与林琬大婚那日,亦是个好天气。

    有着秋日的凉爽,却不显得冷,西林胡同热闹极了,树上都挂起了红绸,站在胡同口往里头看,红艳艳的。

    两家欢欢喜喜结亲,依着吉时,婚礼办得很是风光。

    顾云锦和寿安郡主、长平县主作为来观礼的女客,陪着林琬说了不少话。

    饶是林琬性子爽快,大婚之日,亦难免有些紧张。

    程言之、程礼之两位哥哥平日里没少“欺负”弟弟,到了正日子的席面上,倒也没叫程晋之被来吃酒的勋贵子弟们欺负去,挡了大半的酒,又有孙恪和蒋慕渊在一旁周旋,新郎官完好走回了新房。

    大伙儿对此颇为意外,她们还以为程晋之已然醉倒了。

    回府的马车上,顾云锦问了蒋慕渊一声。

    蒋慕渊笑道“不多出份力,让晋之记情,等下个月,以小王爷的酒量,如何脱身”

    顾云锦和寿安笑作一团。

    日子飞快,无论是朝堂还是生活,一切看着都十分顺利。

    兴许是这两年大小事情多了,顾云锦面对近来大顺,总有些忐忑。

    居安思危,保不定孙睿什么时候又闹出幺蛾子来。

    偏生孙睿每次出手,闹出来的事情都不小。

    又怎么会不让人担忧呢。

    只是,旁的不妥还未有征兆,顾云锦的小日子却迟了好几天。

    她的身体是乌太医调养过的,很少不舒坦,虽不说次次准确,但基本差不多,因此,推迟得久了,自个儿就留心了。

    念夏做其他事情仔细,对这个却不大在行,直到又过了几日,才一拍脑袋去问抚冬。

    抚冬眨巴眨巴眼睛,亦是有些吃不准,拉着念夏去寻钟嬷嬷。

    钟嬷嬷叫她们两人弄得哭笑不得“我就想看看,你们俩什么时候能想起来,还行,比我想的还早了天。”

    “妈妈知道”抚冬忙问,“那咱们怎么还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