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倒下的人
    觥筹交错间众人都惊的停下来的动作,抬头寻向声源方向。

    三楼贵宾室

    华贤一面色微变,第一时间跑了上去。李帆和何对视了一下紧随其后冲向三楼,南原直接将高跟鞋直接脱掉提在手里赤足跟上,乔裕一只是在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护着南原。各位宾客也都闻声跟在宴会的几大主角身后,从二楼的四面八方聚集在一起准备去三楼一探究竟。

    有淡淡的血腥味充斥在三楼贵宾室内,华贤一对这种味道十分敏感,只见华岳雄董事长四肢张开,面朝下的倒在离入口不远处。头下有暗红色的血迹,一个突兀的水晶烟灰缸落在身体右侧,烟灰缸的上边缘有明显血迹。李帆的助理在门口瘫坐在入口处,神色慌张瑟瑟发抖。

    华贤一作为医生第一时间上前检查,松了一口气,吩咐何马上给医院打电话,南原便负责给警察打电话。华岳雄只是晕了过去,有失血的迹象,考虑到可能会有颅内出血情况的发生,并没有将华岳雄移动,具体情况可以送去医院做详细检查。看着躺在地上的老父亲,华贤一蹲在一旁低着头紧紧的握住他的手,随即松开起身环视四周。

    “请各位先到二楼等候,这个房间需要空气流通,并且还请各位暂时不要先行离开。李帆麻烦你去招待一下各位贵宾,这边还需要借你的助理用一会儿。”李帆看了一眼小助理转身离开。

    华贤一蹲在女助理身边轻声问她“刚刚你进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吗”

    见女助理眼神恍惚,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还在小声啜泣。华贤一就不想再问下去了。

    “从现在的情况上来看,伤口位置说明,那个人从后面袭击了他,如果不是这个人本身就躲在这个房间,就是从窗户进来的,这窗户紧闭显然是不可能的。工具却用的是屋里的烟灰缸,那么他应该是临时起意。”华贤一走向窗台边,向外看着。

    “如果要躲会躲在哪里呢”南原简单的环视了一遍房间,房间大门正对着的就是这个办公桌,这只是个临时的办公场所,因此房间没有太多东西。

    “房间是这个不太大的会客厅,因为没有宴会,所以布局是办公布局,右边是会议桌左边是沙发。烟灰缸应该是在沙发前的桌子上,因为我爸是不抽烟的。”

    “那这个房间里,就是会议桌下面和那个暗灰色落地窗帘后面可以藏人了。”何补充分析道,乔裕一眯着眼睛看着这几个人没有做声,只是笔直的站在南原身后,转而目光锁定在躺在地上的人。

    华贤一眉头紧锁,房间内出现了长时间的沉默。

    不过一会儿救护车来了,带了专业设备的医护人员对董事长稍做检查,便将他抬走。

    “贤一哥,你不跟着去医院吗”南原走到华贤一身边,他表情深沉,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温良气质,只有极力想要掩饰却又即将失控的愤怒。

    “我想静一静。”南原听后便不再做声。

    几辆警车紧随着救护车就到了酒店,由于宴会参与人数众多,受伤人员在江城又是身份显贵,警方也相对重视些,并且一一排查需要很久,警车也便多排了几辆,一时间宴会场面混乱的起来。

    随着脚步声,几名穿着制服的警察进了房间。看了一下周围站着的几个人还有一个瘫坐在地上的女助理。在知道董事长只是晕倒而已,女助理的状态倒是已经好了很多。

    警察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后,便说“还希望各位可以跟我们回警局录个口供。”

    “恩,好的。”“可以。”几个人先后点了点头。

    “警官,一会先问我吧,之后我要先去医院一下。”年长的警官让身边的两个警官扶着还在腿软的女助理,点头表示可以。

    录口供的时间十分漫长,华贤一录完口供之后便向南原告辞去了医院。

    而等南原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四点左右,南原一出来就看到只穿着衬衫,领带明显松动的乔裕一坐在门口大厅的蓝色塑料椅子上。南原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身上的衣服递给乔裕一,却被他拒绝又按在南原身上。

    “累不累。”乔裕一递给南原一罐咖啡。

    “有点儿。”南原接过咖啡,坐在与乔裕一空了一格的位置上,低头盯着鞋尖。

    “你今天很好看,小老虎。”

    “谢谢。”

    乔裕一站起来向南原伸出手。

    “走吧,回家。”

    南原抬起头,眼圈里红红的,摇了摇头。

    “我想先去趟医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