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晋江独家首发
    当时整个山谷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在场的三人没有人开口说话, 此时此刻, 仿佛连空气都安静了下来。

    时越突然开口问了这么一句,在场的另外两人都非常意外。

    宓华容面露诧异地看着时越,他没想到时越会开口问出这样一句话。

    这压根就不是他的性格, 也不像是他会说出的话。

    以往常来说,时越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有其中深意在里面。

    但是这句话直白得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为什么时越会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隐情

    宓华容上下打量了面前站着的小僧,僧衣破破烂烂沾满了尘土, 整个人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单薄的身躯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能量。

    刚刚破晓前经历的那一切,是他永生难忘的记忆。

    正是这样看上去瘦弱单薄的小和尚, 他却做到了很多人都做不到,甚至想不到的事情。

    他够狠,对自己太狠。

    这样的人, 若说他是女人, 这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时下大众印象中的女人, 大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一个个娇滴滴弱不禁风的模样。

    苏棠的单薄与弱不禁风是两回事,野草看上去也是小小的任谁都能摧残,但是小草却拥有着别的生物无法比拟的生命力。

    这就是苏棠与旁人不同的魅力,别说是女人,就是男人之中也没有几个能比得上她的。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苏棠的性别,一来是因为苏棠的身份, 若说她的女人,那么最少在四年前,她刚名声鹊起之时,她那时候还是一个年幼的孩子的时候就要隐姓埋名,隐藏自己的身份,剃发为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那么小就有这样的心机,那她的心思不可谓不深沉。

    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样的心机,别说是他了,就连时越也不能保证在这样的年龄能做到如此完美。

    二来,苏棠的长相虽然看上去非常精致,但是并不是女性的那种柔美,她的美已经模糊了性别的概念。

    宓华容可以说是男生女相,所以知道其实并不是单单只是说大眼睛小嘴巴就是着了女相,那是一种五官凑在一起给人的观感。

    他的五官拆来了看其实并不算太女相,但是凑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偏女性了。

    可是苏堂不一样,她的五官凑在一起,会给人一种美的感觉。

    这种美,是已经超越了性别的美感。

    所以不能仅仅凭借着苏棠的长相说怀疑她的身份。

    这样的话,若是放在别人身上宓华容可能还不会惊讶,当时放在时越身上就显得格外违和。

    以时越的性格,断断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说,他发现了什么

    苏棠也觉得非常意外,按道理来说,她前前后后总共也就见了时越三面,每一次的见面都是来去匆匆,按道理来说,他不可能看到她的长相,也不可能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可是时越刚刚的那一句,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打得她一个措手不及。

    她连眼神都不敢乱瞟,生怕自己哪里做错了被时越发现了,证实了他的猜想。

    甚至,她连呼吸都不能放轻,努力稳住心跳,试图平静下来。

    苏棠吸了口气,然后轻轻吐掉,脑子里在想她这一路上到底哪里漏了馅。

    如果被时越发现了她的女儿身,就算她真的能变出八个脑袋十六双手,时越都不会要她。

    在没有确定这个人身上没有任何疑点的时候,时越是不会真的全然相信一个人。

    他属于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只要发现了一点瑕疵,就会舍弃所有。

    但是这有一点好的就是,只要被时越认为是自己人,那么未来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无条件的首先站在这边。

    用句话说就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苏棠心砰砰直跳,她抬头看向面前的时越,脸上的惊讶表现得恰如其分,甚至拿捏得没有一丝水分,好像她真的对这句话非常的惊讶。

    “不知时将军何出此言”

    时越看着面前的苏棠,她的眼睛依旧明亮,但是又和他梦中的那双眼睛又不太一样。

    在很久之前,时越就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记不大清楚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什么都不记得,只是从那梦中醒来之后,心中都有一股深深的惆怅与遗憾。

    这种遗憾并不是能够化为一身长叹而出的感受,而是萦绕在心头,缠绕在骨子里的那种镌刻进骨髓之中的遗憾。

    一辈子,可能他还活的好好的,但是实际上从内里,他就已经坏掉了。

    如同附骨之疽,不剔骨是不可能治好的病。

    这个梦时断时续,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醒来之后除了深深的遗憾之外,还隐约记得了一些的梦中的细节。

    等待细想的时候,他却又怎么想不起来。

    像是所有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隔纱看雾,没有人知道那纱后面究竟是什么。

    他努力记住,但是等待醒来了之后又是一场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