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蛊梦48
    有那么一瞬间,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大国师

    这就是大国师

    盘坐在石上举着钓竿的身影不及五尺。

    就外表来看, 也仅仅是岁的模样。

    一头柔滑银发束以高冠, 颜貌玉雪玲珑、雌雄莫辨,五官无一不美,精致得浑然天成, 光洁的肌肤更像极了冰玉,于月夜中竟仿佛正荧荧发光一般。

    穿着一身月白色道袍, 虽无矫饰, 单凭用料已经极其奢华矜贵天山有奇物名冰蚕,长七寸, 黑色,生有角鳞,以霜雪覆之然后作茧, 以其丝成锦,入水不濡, 以之投火经宿不燎, 能当织物缝制衣饰, 也能作矿物锻造武器唐门集整个门派之力,所得的料子也只够为祺老打造一副手套,为老太太缝制一条抹额, 更奈何此人一袭宽袍大袖,飘然曳地,毫不顾惜。

    千叶的心脏在砰砰直跳,好不容易从那种现实与想象严重不符的荒谬感中走出, 她惊诧的已经不是对方的外表,而是那湛然若神的气度

    真正的仿若神人

    复杂凌乱的感知从四面八方疯狂涌进她的大脑,蛊体自带的那些肆意放纵的触觉在刹那偃旗息鼓,安稳潜伏于她身体丝毫不敢动弹,这是叫蛊体都为之震慑的伟岸与浩瀚,就仿佛一座山沉沉地压下来,叫人几乎窒息的压迫感挤压着身体中每一寸血肉与骨骼。

    她的视线触及到的是这个矮小的身影,她的感知仰望的却是一座直参入云的高山

    这山如剑,锋锐犀利,无坚不摧,冷冽又苍凉的剑光发散出来,每一道都构成了这山的脊梁,每一寸都是这山的肌体,浩瀚的伟力隐隐更有催得人头晕目眩、神魂颠倒的气魄。

    她的五感甚至满盈得像是要爆炸一样,大约是触摸到极其可怕事物时的战栗与可怖。

    要过了很久,她才能平定心神,恢复呼吸。

    千叶立在那儿,并未退后,也未想到要逃跑,只是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拖曳着长发与衣摆,继续走上前去。

    真不知是要感叹自己的运气好,竟然如此轻易就见到了大国师真容,还是说该感慨自己运气不好,如此猝不及防就撞见可怕的敌人。

    怪不得桑先生毫不客气地唤大国师为“老妖”,活得久倒不算什么,但逆龄化这么严重可就稀奇了

    这难道不是倒带到了孩童时期

    她本能地想到了桑先生那两个药童,又连带想到雪域的神仙谷,再回忆起桑先生当时说起大国师时脸上奇异的表情,加上他曾透露大国师去过神仙谷,大约还与其闹得很不愉快,也不知变成这般模样是否与神仙谷有关

    多半是有关联的吧

    随即,那盈盈眼眸中逐渐蕴起笑意。

    从初见一面的震慑中走出,大约是未从大国师身上感觉到丝毫杀气,他静默得真如同一尊玉雕,甚至没有任何心理活动既有蛊体这种叫千叶立于不败之地的底气,即使明知这是大国师,也忍不住因他的外形而生出些许促狭来。

    然后她猛然发现,他手里持着的“钓竿”哪里是钓竿啊,分明是一柄极长的剑

    剑鞘箍暗金,端梢悬着根细细的银线,看那材质,应当是他的发丝。

    而如此纤细脆弱的“钓线”垂入石缝间,尾端没入潺潺流水之中,看不清用的是何饵料。

    且见不远处一处凹陷的石坑里鳞光闪闪,几尾巴掌长的细狭鱼儿正困在水中游来游去,银鳞厚唇,身若透明,极为稀奇。

    石坑另一侧有枯枝堆成矮矮的篝火状。

    千叶的视线扫过这幅景象,再回过头的时候,发现那一人一鹿都在看她。

    视线交汇的瞬间,薄衣迤逦而行的女人眸中毫无惧色,只有浓烈得几乎要凝成实质的好奇与趣味,开口时语气甚至带着微微的上扬“妾身闲来夜游,哪知有幸见着大国师雅兴,当是意外之喜。”

    就这胆气来说,确实值得赞赏。

    大国师面上也不见有什么异色,手指慢条斯理一挑,将手中“竿”往边上一甩,钓线便自水中甩出,又一尾鱼儿砰然落入石坑中。

    他随手将“钓竿”丢到一边,便自岩石上立起身来,即使体型幼小,倒也极有几分不修边幅的疏狂潇洒。

    就见那轻飘飘的钓线失却了内力维系硬度,软软搭在岩石上,竟然无钩也无饵

    “来得正好。”他抖了抖衣袍,微微挑眉,神情竟然有几分高兴。

    那道声音清脆、动听,犹如泉水泠泠,冰石敲击,是完全符合外表的嗓音果然那时绝命渡前辇车他是故作的苍老。

    也是,要是丝毫不加伪装,叫这幅少年面貌为天下人所知,还不定掀起何等轩然大波呢。

    大国师走到枯枝与石坑之间坐下,随手捡起几根枯枝,以指为刀,随意抹过枝身,便削落横枝细刺,变成光洁的细棍。

    他袖袍一挥,几尾鱼儿自坑水中飞出,精准无误地落下,稳稳穿过细棍,尾巴甚至还在鲜活地弹跳。

    小手灵活探抹,破开鱼肚,取下鱼肠鱼鳃,随后一根一根被插在柴堆旁的石缝中,手指竟然还是洁净得不染一丝血污。

    他直起身,手拢在袖子里,懒洋洋的视线再瞥过千叶,眼神不言而喻。

    千叶默立良久,看得兴味再浓也忍不住浮现起些许匪夷所思之感来,知道对方在等什么夜间寒气重,枯枝败叶中也蕴含着许多水汽,凡火点着免不了会生出大量浓烟。

    她袖下手指伸屈,弹出一滴血珠,在空中便羽化为一只火蝶,蝶翼蹁跹,一头撞于木堆之上,火星点点,瞬间燃出一丛火焰。

    与其说它烧的是柴火,不如说只是引火自燃,待烧完自身枯枝也被烤干了,便不会再冒烟。

    千叶直到落在篝火边,接过大国师递上的烤鱼时,对于自己此刻在做的事仍有几分不真实感。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境况

    她的视线定定地落在黑鹿身上,美丽的大公鹿像是终于确认了她的无害,自鼻子中发出一声轻嗤,扭过头,蜷曲身体,将脑袋枕在蹄子上继续睡觉,不再看她。

    只好默默啃鱼就人的口味来说,确实极其鲜嫩可口,明明是烤熟的方式,且未加任何调料,但剥除了外层烤焦的连着鱼鳞的鱼皮,鱼肉细滑回甘,入口即化,堪称人间极品。

    千叶吃完一条小鱼,眨了眨眼,忽地一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