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诱人的红果子
    四周黑压压一片,月亮也不给力,胆怯似得躲在了云层后面。

    李依研天生就胆小,此时心里越发紧张,水眸瞪得溜圆。手忙脚乱地打开手电,借着灯光给自己增加勇气。嘴里小声嘟囔着“我不怕,我不怕”挺起疲惫的脊梁,强打起精神四处张望。

    倏然被一米外树枝上挂的东西吸引住,饥饿让她停不住地咽着口水。那些红红的野果子,闪耀着诱人的光芒。她真是饿坏了,微微探出身,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拽下两个最近的红果子。

    拿出包包里的湿巾,快速擦拭一遍泥土,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哇,好酸啊,牙齿都快倒了。不过,总比肚子饿强。吃了几口,那股酸味被一种怪异的感觉取代。

    李依研摇了摇头,感觉眼睛有点花,以为自己血糖太低,出现了眩晕,连忙又咬了两口,没一会,一个红果子吃完了。

    那种眩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眼前的树枝出现了重影,自己也像喝醉了酒一般坐不住了。不知什么时候,手里未吃完的红果子和手电筒,都滑落下去,直接掉到地上。

    李依研觉得自己好累,好困,强睁的水眸慢慢闭上,想好好睡一觉。也许今晚躺在这个金三角腹地的树窝里,就是一场梦。睡一觉,醒来后,就回到了和苑。或者,这个梦再长一点,睡一觉醒来,就回到了易安。

    她还是那个调皮捣蛋,惹李华生和胡心生气的小丫头,还是那个跟着沈君南翻墙爬树的叛逆期高中小女生

    不知过了多久,处于意识恍惚状态的李依研,被一个声音叫醒,胃里如翻江倒海般,口干舌燥,头痛欲裂。

    仔细聆听,那个声音又出来了“主人主人快醒醒”原来是腕表里的大白跳了出来。

    李依研低头瞅着那个小人,傻兮兮地笑了笑。她为了避免被人追踪,把腕表的智能系统关闭了。内心腹诽,这个忠诚可靠的大白怎么不听命令,自作主张跑出来了

    “主人,你脉搏很弱,生命体征的指标预警,我叫了附近的人来救你,很快就到。你必须到树下去,躺在树上不容易被发现。”大白焦急地轻唤。

    李依研大致明白了,残存的意识下动了动身子。恍惚间,听见了马达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

    求生欲让她鼓起勇气,强撑起身子,抱着树干慢慢往下滑。谁知一个枝丫勾着衣服,上不去,下不来,腾出一只手去拽,身体失衡,“啊”一声,整个人从五米高掉了下去。

    坐在私人飞机里的沈秋寒、柳安臣一直侧耳听着音频播放器中李依研的动静,这声惊呼和随之而来的闷响,都没逃脱他们的耳朵。心里一惊,丫头怎么了与此同时,电脑里的定位影像消失了。

    柳安臣和沈秋寒对视一眼,紧急操控,最终无奈地合上了电脑,沉声道“依研好像是从高处摔了下来,估计背部着地,定位监听器受损了。”

    沈秋寒俊颜紧蹙,气急道“阿牧,飞机什么时候到最后定位地点”

    李牧上前与飞行员耳语一番,回身答道“依研最后的位置在大瀑布,最快一个小时到。”

    柳安臣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低吼道“一个小时不行,太慢了。这条航线我熟,我来飞。”

    李牧不可思议地瞅着柳安臣,“你你会开直升机吗”十一期间,柳安臣开着直升机从山区来乌市医院,李牧刚好在美国,并不知情,此时很是诧异。

    柳安臣瞥了一眼李牧不信任的目光,捋了一把额前的碎发,幽幽地说道“我比你大十来岁,我第一次在金三角开直升机的时候,你还在学10以内加减法呢。”

    李牧被柳安臣怼的,脸都黑了,抬头望一眼沈秋寒,见他点点头,知道自己多虑了,连忙低头给驾驶员说去。

    记   四十分钟后,柳安臣把直升机稳稳地停在大瀑布与密林中间的空地上。飞机上的几人纷纷跳下来,打着手电,四处寻找。

    陶子最先发现了树下的手电筒,朝着沈秋寒的方向喊了一声“老大,快来看,少夫人应该是从这棵树上掉了下来。”

    沈秋寒、柳安臣、李牧、张山都聚拢过来,四五个手电照着这片区域,顿时亮如白昼。

    沈秋寒把手电递给李牧,手脚并用爬上了树。

    柳安臣拿手电照着地面,寻找异常。

    陶子捡起吃剩的果核仔细研究。

    不一会,沈秋寒从树上跳下来,手里拿着一点衣服碎片,低声说道“依研应该爬过这棵树,上面五米高有个树窝,她可能是累了,想休息。被智能管家大白叫醒后,想爬下来,可是衣服被树枝挂住,身体失衡,摔了下来。”

    陶子掌握的信息更紧急,见老大说完,急切地接过话“少夫人吃了有毒的野果,她应该中毒了,所以唤醒了大白。”言毕,把吃剩的果核递给大家看。

    沈秋寒皱着眉,心疼的一塌糊涂。内心嘀咕,这丫头该不会一天没吃饭吧,要不怎么饿的吃野果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