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第67章
    季天扬回来的时候, 距离开学还剩五天。

    出国玩的二代们也都陆续回国, 按照惯例,他们是要聚一聚的。不过在聚之前,周黎和季少宴周路文他们回到相满镇先和小弟们聚了聚。

    期末考试的成绩出来了,老师特意给几位家长打了电话。

    二中是柳西区最差的高中, 每年一本的上线率极其感人, 而给小弟们补课的则都是名师,经过半年的恶补,他们放到二中就是矮子里面拔将军,效果十分显著。其中最差的一个考了班里的第11名, 最好的一个是小五, 考了年级第三。

    家长们简直热泪盈眶。

    那些祸害是个什么熊样儿, 当家长的再清楚不过, 原以为他们凑在一起只会玩,对此不抱什么希望, 没想到竟真的是在补课, 也真的有用啊

    他们当即说什么都要请一请周家人。

    再说自家的孩子, 补课钱当然得他们掏, 哪怕太贵了掏不起,起码也得掏一半。

    二哥和老三赚了钱, 也觉得要肩负起兄弟们的未来。

    不过他们都很懂, 知道有家长在聊不开, 便都推了, 表示他们自己请, 于是就有了今天的饭局。

    季少宴到了地方,发现竟是当初和他们吃过饭的烧烤店。

    过年期间,小弟们吃腻了各种炒菜,便想换换口,征得周黎的同意,快速定了烧烤店,想吃点烤的东西。季少宴听见周黎点了咸香饼,想起他上次喂的就是这个,等端上桌便撕了一小块,重新尝了尝。

    周黎看着他“好吃吗”

    季少宴勾起一个微笑,一语双关“你点的当然好吃。”

    周黎很满意,和他分着吃了一块饼。

    季少宴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看一眼面带喜色、朝气蓬勃的小弟们,想想上次那一圈西红柿鸡蛋,再看看如今的他们,虽然当时觉得傻白甜带着他们改好的举动有些无聊,但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他们真是顺眼了不少。

    从钱多树到小弟们,周黎好像有一种神奇的魅力,任何人在他身边都会变一变似的,包括季少宴自己。

    他看向周黎,为他拿了几串烤菜。这时只听微信来了条消息,是颜云晖发的,说是有人向老师傅问玉的事了,但不是针对老师傅一个人,业内的其他师傅也都被问过。

    他微微挑眉。

    颜云晖的外公家做玉器生意,自然和南城那边的人认识。

    但季天扬身为一个外地人,仅用一个寒假就能托人问到各个玉器商那里,显然是手腕的。

    他想了想,回道玉的图纸都还在吧

    颜云晖在。

    季少宴照着那个再做两块玉。

    颜云晖你到底干什么用又钓鱼

    季少宴嗯。

    颜云晖谁是鱼

    季少宴以后有机会告诉你们。

    颜云晖回了一个“好”,不再问了。

    季少宴关上手机,见周黎询问地看着他,凑到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二哥抬头就看见这幅画面,不干了“我说你们能不能注意点,考虑一下我们这些单身狗的心情行吗”

    周黎笑了“有本事你们也谈啊。”

    二哥道“哪那么容易。”

    老三道“就是,我们现在连和女粉丝多说几句话都不敢,一多说就有人造谣我们艹粉。”

    发财七道“哎对了,一直没问你们,你们是怎么好上的”

    周黎实话道“日久生情。”

    周路文正在喝水,瞬间没忍住,直接呛了一口。

    小弟们顿时惊讶地看向他,紧接着反应过来那四个字有一点污,全都笑疯了,没想到一向稳重正经的文哥,思想竟然那么的不纯洁。

    周路文尴尬了一下,迅速收拾好自己的表情,解释说是巧合。

    因为实在没办法告诉他们那两个人是睡过之后才好的,甚至还在小区里打过野战,周黎那个“日久生情”搞不好真是某个掉节操的意思。

    一群人说说笑笑,直到两点多才散场。

    小弟们都喝的有点多,周黎把人送回家,被热情的家长们塞了一大堆东西,笑着一一收下,道别后坐车离开,感觉酒劲也上来了,便懒洋洋地靠在季少宴的肩上。

    大概是小弟们一直把季大少摆在嫂子的位置上,季少宴基本没怎么喝酒,见状搂住他,问道“头疼吗”

    周黎道“有一点。”

    他有点迷糊,扫见季少宴在聊微信,便扒拉他的胳膊想看看。

    季少宴为他揉额头,主动拿给他看。

    周黎看一眼那个名字,发现不认识,问道“这谁啊”

    季少宴把他往怀里带了带,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道“季天扬他舅舅的那间研究室的人。”

    周黎默默反应几秒“什么时候认识的”

    季少宴道“快期末的时候。”

    周黎抬头看他“你是想”

    季少宴笑道“嗯,不然你真以为我能就那么算了”

    周黎觉得不能。

    所以季大少这是想撬墙角搞垮他们,还是想偷个技术,打算以后备用

    季少宴看着他“想说什么”

    周黎道“你坏死了。”

    季少宴微微一笑“谢谢夸奖。”

    周黎道“但是我喜欢。”

    他看着眼前的人,大脑一热,一把抱住对方,“吧唧”亲了一大口。

    司机“”

    周路文“”

    嗯,什么都没听见。

    周路文暗道一声幸好自己坐在了副驾驶席上,不然他现在就是一个崭新的电灯泡,怕是得有上千瓦。

    季少宴则知道周黎这是醉了,看了看他,低声道“开房去吗”

    “钟点房”过后,他们只开过一次房,还是在大白天。

    因为在家里不方便,用去对方家里住着当借口也容易被拆穿,所以只要晚上不回家,那就等于直白地对两家人说“我们开房去了”,实在有点掉节操。

    可看着周黎现在的样子,季少宴这次不想再忍。

    反正他们都准备要订婚了,当然能出去住着,他决定不再掩藏他“不要脸”的属性了。

    周黎并没醉得彻底,痛快道“去。”

    于是车开到市区,季少宴就示意司机在酒店停车,顺便让周路文通知家里他们不回去了。

    周路文和司机保持沉默,把他们送到地方,急忙跑了。

    季少宴拉着人上楼,进门直奔大床。

    周黎半路上睡了一觉,这时已经醒酒,伸手搂住了他。

    食髓知味,实在太过精准。

    两个人一时放纵,连晚饭都没顾上吃。季少宴这个人平时温温和和的不犯病,可一旦到了床上,占有欲就会控制不住地往外冒,到最后周黎只迷糊地说了两句话,便迅速睡了过去。

    季少宴摸了摸他的脸,神色十分温柔。

    周黎太好,有好几次他都想把周黎身边那些人和狗全部打包扔掉,只剩他们两个人,就像现在这样,多好。

    他愉悦地捏起周黎的下巴亲一口,感觉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们在酒店住了一晚,转天中午便是二代们的饭局。

    周黎让季少宴给他揉了揉腰,回家换好衣服,便去餐厅和郑三他们碰面。大家聊了聊各自的寒假,周黎见他们吃完饭要走,不满道“怎么能不去会所浪一浪呢”

    还不是因为有你在

    一群人想到上次那惨烈的画面,努力维持住表情,笑道“有的才回国,需要休息嘛。”

    周黎道“这好办,咱们不需要的可以去啊。”

    几人默默瞅他一眼,求助地望向季少。

    季少宴自然是站周黎的,笑着表示赞同。

    几人“”

    特么你觉得好听,能不能别拉上我们

    恋爱使人丧心病狂,这话果然不假

    一行人痛心疾首,最后一想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这次逃开,肯定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