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第六十四章
    青阳女帝和昭明皇后的故事这些年在渝朝民间流传甚广, 不止是渝朝, 在她二人所生活的卫朝也一样广为流传。

    乔琬在穿越来这个世界的第一年为了准备做官,除了苦练书法,背书读史都是少不了的,青阳女帝这一段儿更是读了好几遍, 原因无他, 实在是这人的事迹太传奇了, 在青阳女帝之前,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女人当过皇帝, 也不曾有女子入朝为官, 女子与女子、男子与男子之间的更是不容于世。

    可这一切都从青阳女帝这里发生了转变, 她不顾世俗的眼光娶了一个女子为妻,然后又以雷霆之势横扫了一众割据势力,将四分五裂的卫朝从崩塌的边缘拉了回来,并在登基后立下了女子有才有德者亦可为官和女子可娶妻、男子可嫁夫的规定,其影响力一直持续到现在。

    史书上说, 起初世人皆以为青阳女帝为男子,追随者众, 后来她真实身份败露, 遭遇了前所未有背叛,不得不仓皇出逃,数年后, 就在众人都道她已经死了的时候, 她却又重新杀了回来, 这一次她光明正大地以女子身份将当初背叛她的人收拾殆尽,之后连战连胜,直至登基为帝。

    没人知道青阳女帝出逃这段时间究竟去了哪儿。如果乔琬面前这座石碑不是伪造的话,那么这里就是青阳女帝和昭明皇后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按石碑上所刻的内容,青阳女帝和昭明皇后来到此处后,自己动手搭建了房屋,还开垦田地种菜养鸡,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两人修成正果结发为妻,并立下此碑以求天地为证。

    乔琬初读此碑时只顾着吃惊,再读第二遍时才从中觉出了青阳女帝和昭明皇后的那份桀骜与豪情。

    她是从一个大多数世人还未接受同性恋情的世界穿越来的,更加能体会青阳女帝和昭明皇后的恋情在当世看来有多么惊世骇俗,即便是这样两人都要在一起,没人理解就请天地为证婚人,为后世女子们开创了一个这么好的时代

    这块碑看起来还算干净,应该是骆凤心之前来的时候擦拭过一次,几日过去,上面又落了少许灰尘,乔琬拿出手帕,逐字描摹,心中很是感慨。

    她来了这个世界太久,都快忘了大家对同性之恋的态度并不是从来就这么包容,从这个角度来说,留在这里也许真的会过得更自在一些

    乔琬没注意到骆凤心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等她擦完了石碑,骆凤心已经抱着一个西瓜大的泥团回来了。

    “这是什么”乔琬讶异地问。

    “你猜”骆凤心没有把泥团给乔琬看,而是拿佩剑在地上挖了个坑,把泥团埋进去。

    “叫花鸡”乔琬看着骆凤心的动作有了猜测,她馋了一路好吃的,为了避免说出来以后更饿了都没开口说,只在心里念叨念叨,没想到居然真能吃顿好的

    骆凤心嘴角上扬,任凭乔琬怎么问都不肯说。

    “是不是呀你让我看看了再埋,让我看看”乔琬围着骆凤心转来转去,想要看个清楚。骆凤心三下五除二埋好坑,顺手把好奇心痒的乔琬牵走了,要是留乔琬在这儿她都不用猜就知道自己前脚离开这位手欠的主后脚就能给她把坑又挖出来。

    “你还想不想吃了”骆凤心拉着乔琬不让她回去,“想快点吃就来帮忙,不然到天黑你都吃不着。”

    这个威胁一招命中要害。乔琬先前因为回忆了一通吃过的美食觉得很饿,这会儿一听说马上就要有吃的了就从很饿升级成为了非常饿、特别饿、前胸贴后背那种,吃粥这么多天以来从来没有这么饿过,再想皮也没有赶紧吃一顿的愿望来的强烈,于是老老实实跟在骆凤心后面去树林里砍柴。

    斧子自然不存在,骆凤心还是用她那把剑砍的,可怜这把削铁如泥的宝剑今日被拿来又是挖坑又是砍树枝,乔琬看着都觉得心疼。

    工具就这么一件,骆凤心说是要她帮忙,实际上没什么事轮得到她做,乔琬一边弯腰拾起骆凤心砍下来的树枝将它们收捡到一起,一边满怀新鲜地朝四处张望。

    上山的时候乔琬是被骆凤心背着走的石阶,一路上感觉净是树和杂草,这会儿跟骆凤心钻到林子里面才发现这山里的动物还挺多。

    她小时候在乡下待过一段时间,但她们那儿的山比这座山矮多了,半小时左右就能爬到顶,而且山上也就只能见到鸟和各种小虫子,蛇和老鼠大概也有,不过她没在山上见过。

    可是这里就不一样了,乔琬眼瞧着两只野鸡飞了过去,有时候能听到身边有草木哗啦一响,待转过头去看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只有灌木树枝晃动个不停。

    骆凤心说那是兔子,乔琬便留了心去看,还真让她在树枝缝隙后面看到了。土黄色灰不溜秋的一只,蹿过来跑过去,弄出一点奇怪的声响,有时候还会突然停下来,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样,萌的乔琬心肝儿直颤。

    除了兔子和野鸡,乔琬还看到了好多小动物,大约是人迹罕至的缘故,这些小家伙们都不怎么怕人,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或你追我赶地玩耍,或梳理毛发,有的还在啃着不知道是什么的果子,偶尔还会有松鼠或者是叫不出名字的小鸟站在枝头好奇地望向她二人。

    这些小家伙们看起来一派悠闲不慌不忙,真要想抓到它们也没这么容易,生存的本能教给它们最基本的戒心,乔琬每次刚想走近一点它们就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失败过几次以后,乔琬有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