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4还好没好有
    第244章内容提要也得八零年才能回来了

    第244章内容标题还好没有

    家里是有一个之前成忠寄回来的照相机的, 却不知道这些相片是什么时候拍摄的, 不过, 朱娇娇去看成义,“这些个相片应该是你洗出来的吧?”

    “好像是我洗出来的。”成义有些了悟了,难怪他看着这些相片眼熟呢, 应该有在洗相片的时候有看到过的,不过, 不至于会是一次性洗出来的, 也就印象不深了。

    叶有华看着书中每一张图片都还挺好看的,“爹这个拍照技术还不错呢。”

    “阿公的拍照技术确实是挺不错的。”成义也赞同, 他也算是有跟着哥哥和沈镇哥学过的,但是这个技术还没有阿公的技术好呢。

    三个人正说着话,素瑶从楼上也下来了, 她只比母亲先回来没有多久,“爹爹, 姆妈, 你们还在看什么呢?差不多该休息了啊。”

    “三姐, 你看,咱们家出的第二本书。”成义递了一本书给素瑶,“阿公给放了好多相片进来了。”

    素瑶翻了翻, “嗯,这个相片还真的是阿公拍的呢,这个字也是阿公写的。”素瑶正说着话呢,院门上的铃铛被拉响了。

    “我去看看。”成义没叫父母跟姐姐去院门那边探询, 自己就先去了。

    叶有华想了一下就猜到了,“怕是大队部那边送信过来了,我跟罗科长说好的,到了楚南县城就给回个电话过来。”

    “那怕就是了。”朱娇娇把书给抱出来,“素瑶,你也继续耽误了,上楼去睡觉吧。”

    素瑶就抱了一叠书,“我把这个送到楼上书房去吧。”

    “成,你放到书案上就好,明天白天再收拾。”朱娇娇看着这个时间也不早了,不让素瑶再忙。

    素瑶应了一声就抱着书上楼去了,成义也回来了,果然是罗科长的消息,“罗叔叔到了楚南县城打了电话过来,在会议室值班的荣和哥送了消息过来。”

    “那就好了。”叶有华这就放心了,“成义,你也早些洗漱歇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你师兄师姐们回来,还有得你忙的。”

    成义也知道这个事情,好歹他也得陪着师兄师姐他们熟悉老门山,“好嘞。”

    叶有华也替妻子去打热水洗漱,洗漱了一番才回了屋睡觉。

    朱娇娇今天帮着张大夫主厨,确实也是有些累到了,也就是练瑜珈的时候跟丈夫说了几句,练完瑜珈也就累得睡着了。

    第二天成义果然就忙开了,家里叶有华朱娇娇没叫他来管,就是队里,叶有华也叫他先请几天假,照顾师兄师姐们为先。

    张大夫家里有亲人寻来的事情,在老门山很快就传开了,昨天大家没有过来打扰,但是到今天,大家就陆续上门来拜访了,也知道张大夫两个老人家存不下什么粮食。

    大家都是拎着粮食上门来的,有大米,有山珍干货,还有腊肉糖果之类的,反正都是能现用的东西。

    这些年来,受了张大夫恩惠的社员们还真的挺不少的,队里的卫生室也就是去年才开起来的,以前基本上队里的病患就是张大夫医治的。

    所以,几乎每户人家都有上门来,也不怎么打扰,只跟大家慰问几句,就放下东西走人了。

    看着这样的情形,哪怕一向有些冷漠的张天冬张青黛兄妹两个,也渐有开颜了,队里能够这么好心好意地上门,这就说明,过去的那些年里,父母在老门山过得还是挺不错的。

    这么多户人家,一人哪怕是只送两斤大米,两斤山珍干货,半斤腊肉,加起来的数量也挺不少了。

    还有成义这个做徒弟的,他也怕师傅家里存粮不够用,特意跟队里买了一些稻谷,又从家里拿了山珍干货和腊肉。这么多的东西,大家在老门山呆到过年都完全是足够了。

    有这么一桩事情,又正好是星期天,孩子们不用上课,也不用继续帮着做事情,腊月初七的日子队里倒是过得还挺热闹的。

    叶有华最近的重心还是放在了地底下,经过大家的加班加点,看情形,今天就能够完工了。这可是一件大喜事,这个管道在冬天里砌砖,消耗了队里不少的柴火木炭,终于能够完工,大家也能松口气了。

    钱工盯着大家努力赶工,他自己也在地道奔来奔去,四处视察着情况。

    孙工也领着机房里的社员们,到处检查着电线,务必要排除任何漏电的现象。

    于小前和刘有生也忙出了一身大汗,他们得检查一下各处的污水管道,眼看着,这个管道在开春就能够用上的,不上心不行啊。

    赶上午十一点的时间,队里最后一块青砖都给砌上了,管道里传出来一片的欢呼声,“完工了!终于完工了!”

    “急什么?急什么?”钱工大声吼着说话,“等我检查一遍再欢喜不迟。”

    “那钱工你检查呗,保管没有问题!”

    “就是,咱们一小组一小组都会检查的啦!”

    叶有华压了压大家,“成了成了,别闹腾,先等钱工看看。”

    一个小子就骑了自行车载着钱工在管道里四处溜达,当然,这个只限一层一层的区域,别的还得自己爬上去看的。

    孙工也叫机房里的大家继续忙着,他跟叶有华站一块说着话,说的还是私事,“元嘉那边,你看能帮忙问问昭州那边么?今年过年,他们一家是不是要去昭州一趟?陈家也算是已经平|反了,按说元嘉回去也不要紧了。”

    “你倒是挺好心啊?”叶有华听了有些稀奇,“我还以为,你舍不得敏真带着孩子们回婆家呢。”

    孙工听叶有华这么说就笑了,“这个有什么好舍不得的?敏真是嫁给了元嘉,本就应该要回婆家的,佑妍他们怎么也应该要回去,见一见曾祖父和祖父祖母的。”

    “行,我看着时间这几天就给问一问。”叶有华也觉得,陈元嘉家里现在既然不是回不去的,怎么说,陈元嘉兄妹也该回去看看了,孙敏真也是陈家媳妇,也该回去见见长辈的。

    孙工这个事情是自己要请叶有华问的,“你问好了之后,再把亲家的意思跟元嘉说一声。”

    “你这个岳老子还真的是做得挺好的啊。”叶有华觉得孙工还真的是挺体贴陈元嘉的。

    孙工当初也是很喜欢陈元嘉,才想着要结亲的,“元嘉本来就挺好的,我对他好不是应该的么?你们家里对素璎女婿不也是挺好的?”

    这边正说着话,那一边钱工总算是把所有的工程都看完了,原本大家正在小声地说着话的,看着钱工回来的,大家都不再继续小声说话了,就只盯着钱工看,“完工了么?”

    “完工了,完工了。”钱工知道大家都等着呢,就先说了这个消息,让大家先欢喜一阵,不过,他还是把要说的话给说了,“现在只是咱们队里各家的工程完工了,还有往碧水潭的没有开工呢,大家明年继续忙啊。”

    大家就笑嘻嘻地,“那就是明年的事情了,今年不着急啦。”

    既然是已经完工了,大家也就陆续自地下管道里出来了,看着时间也差不多要下工了。

    叶有华就干脆叫大家下工了,“上午就先下工吧,下午大家正常上工,等到明天腊八节,大家就能歇一天了。”

    大家嘻嘻哈哈地散了。

    “这时间过得还挺快的啊。”钱工感慨,“去年管道工程才开工呢,今年就已经差不多算是完工了。”这要是不准备往碧水潭那边继续,就是已经完工了。

    叶有华一想,可不是么,去年开工的,今年完工,这个速度可不慢了,“这也都是钱工费尽了心力呢,要没有钱工主持,咱们可别想这么快完工。”

    “叶队长净给我戴高帽子。”钱工听得满脸笑,不过,“叶队长也别只是说客套话,咱们托大家的福,在老门山安稳过了这么久的日子,怎么也该是要回报一二的。”

    孙工也是这个意思,“咱们来老门山安稳过日子,能帮上忙,原本也是应该的。”现在他们还是属于老门山的一员呢。

    “当年还想着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走的。”说起来这个事情,孙工也是挺感慨的,“没想到,一住就是就是十六七年啊。”他们是六十一年六月份来的老门山,到现在还真的是十六七年时间了。

    钱工算一算,也有些感叹,“这个算咱们的第二故乡来着。”钱工他们并不是楚南人,而是当初从外地跟着秘密工厂过来的。现而今,他们搬来老门山十六七年,秘密工厂也撤了有十来年时光了。

    “那就是第二故乡。”叶有华忍不住问起来,“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申请平|反呢?”现在公历已经是七十八年了呢。

    孙工心中早有主意的,“等敏真他们这回真的去学校上了学再递交申请吧,这个时候,正是敏真他们上大学的关键时刻,不好节外生枝的。”

    “对,我们都是商量好了的,要等孩子们都真正去上学了,没有妨碍了,再考虑这个事情。”钱工也是这个意思,“郑工李工也都是这个意思,咱们等了这么多年了,不在乎再多一年两年的,孩子们的青春却是耽搁不起来的。”

    叶有华完全能明白这种心思,可怜天下父母心哪,为了子女,自己如何并不重要的。

    孙工看了一眼里头的山脉,“倒是谢工,他这一辈子,平|反这个事情是不能想了。”谢工可是背了十几条人命在身上的,平|反跟求死无异。

    “谢工也不在意这个吧。”叶有华感觉,谢工自打女儿谢媛媛过世之后,对自己的待遇如何,就已经不是那么地在乎了。平|反与否,对谢工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孙工跟钱工听了叶有华的话愣了愣,但是仔细一想,倒是觉得叶有华这个说法是正确的,“说起来,谢工怕还真的是不在意这个事情的。”谢工孤家寡人一个,有什么好在意的?

    说到谢工的事情,几个人的心情就不是那么地好了,同样是下放,孙工他们的日子跟谢工的日子,过的完全不一样的。

    虽然从脑力劳动转向体力劳动,对于大家来说,一开始是很不适应的,可是,大家的一家老少,都一个不少地平平安安地活了下来,可比哪个地方的下放人员都要幸运呢。

    “谢工要是想留在老门山,就让他留在老门山吧。”孙工觉得老门山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老门山倒是没有什么坏心思的,有坏心思的也早就去坐牢了。

    在老门山生活其实是挺轻松自在的,这样的日子,可比去外头哪个地方都要好呢。

    不过,想到坐牢去的那个,孙工问了叶有华一句,“当初刘大壮是判了多少年?到今年明年的样子,是不是差不多也要出来了?”

    “没有这么快吧?”叶有华回想了一下,“我记得当时是两罪并罚,差不多是有十五六年样子。”

    钱工听了就摆手,“好像表现好可以减免的?就算不减免,当初要是十五六年的样子,那我看差不多明年后年,也就能出来了吧?”

    “看来我得打听打听这个事情。”叶有华听了这个事情,心情就有些不大好了,他可是一点也不想老门山的发展受到什么影响,刘大壮要是真的快回来了,这可是个大事情。

    叶有华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又看了管道里的标记,这是快到大队部的出口了,“孙工钱工,你们先回去,我这就去打个电话打听打听这个事情。”

    “成,叶队长你去忙,我跟孙工就先回去。”钱工跟着一起从出入口爬出来。

    叶有华冲他们两个挥挥手,就去了大队部二楼会议室打电话。

    值班的是几个老干部,看到叶有华就打招呼,看着叶有华是要打电话的架势,他们就挪了挪位置,离得稍微远一点。

    要打听刘大壮的事情,叶有华能找的人也就是靳组长了,当初在建宁那边的茶岭监狱,就是靳组长打听到了事情的。

    靳组长听叶有华问起这个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刘大壮的这个事情,这些年我都没有再关注。我记得,当年两罪并罚,判的是十六年,减刑的话,确实是有这么一个说法,但具体的,还得看着情况来的。不然,你等我跟建宁那边打听打听吧,打听好了我再给你回电话。”

    “那这个事情就麻烦靳组长帮忙打听一下了。”叶有华把自己的为难也跟靳组长说了,“这些年也不知道刘大壮是个什么样的心思,咱们老门山旅游村的计划,毕竟还是在建中,外头的情势现在也不算是特别地好,这个事情,还真的需要上心呢。”

    靳组长也能理解呢,“你的担心,我也是知道的,你先等我的消息吧。”确实是很难讲刘大壮现在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当年的刘大壮就是一个损人不利己的主,不然也不至于会在队里的买卖都握在叶有华手里的时候,就去举报叶有华了。

    “对了,今天咱们队里的管道完工了,社员们家里倒是都已经接通了,碧水潭那边现在还没有过去。”叶有华把管道的事情说了一下。

    靳组长就说,“哪回我也过来看看,你们已经完工的管道是个什么模样。”上回看的不是成品呢。

    “可以啊,你看着有空过来就是了。”叶有华反正都是在队里的,“还有一件事情,《荒山开果园及果园套种技术》这本书,京都那边已经出版了。”

    这件事情靳组长隐约知道一些,“那这就是你们老门山出的第二本书了吧?我记得,之前你们出过一本《蔬菜大棚技术》来着?”

    “对,有这么一本《蔬菜大棚搭建及种植技术》,不过这个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叶有华想一想,确实还是挺久以前了。

    靳组长对于这一点倒是挺佩服的,“我看将来,你们还能再出一个《综合管道技术》了。”

    “这个事情啊,看来还得再看呢。”叶有华还真的是有这个意思呢,不然之前也不会让钱工记录下来那么多的资料了。

    靳组长说了一句“不错”,又问了问张大夫那边的事情,“张大夫这也算是团聚了。张大夫之前上交的那个院子,我有让楚副去看过了,现在住了好些户人家,要撤出来还需要一点时间,待到正式空下来了,我再通知你这个事情。”

    “多谢你为成义师傅费心了。”叶有华没料到靳组长还有关注着这个事情呢,“要是太麻烦的话,干脆你看哪个地方是空着没人要的?我们给张大夫砌个屋子也成。”

    靳组长听了叶有华都笑了,“叶队长还真的是财大气粗啊!要说空地儿,还挺不少的,不过,照我来看,张大夫怕是更愿意要老房子,听说,这可是张家祖传的屋子。”

    “那就麻烦靳组长了。”叶有华还真没有打听过这个,确实是不知道,这个是张大夫家里祖传的屋子。

    跟靳组长讲完电话,叶有华心里还挂着一点事情,刚刚听靳组长说城里空地多,叶有华倒是动了点心思,老门山离楚南还是有点距离的,家里要不要在县城买块地建屋呢?

    这边叶有华挂了电话,那边五队的老队长就问了一声,“叶队长,是不是刘大壮要出来了?”这耳力还真挺好的啊,听得挺清楚的呢。

    “没那么快,要再过几天呢。”叶有华算过了,如果真的是没有减的话,那就是要到八十年代了。

    五队老队长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老门山可经不起折腾了。”可见也是挺担心刘大壮会回来的。

    “不用担心,咱们老门山都是齐心协力的,不怕他一个人。”叶有华的想法就是,刘大壮要是真的提前回来了,那就发动整个大队的社员盯着他,看他哪里还能有时间来捣鬼。

    六队长的老队长听了也挺放心的,“这个倒是的,咱们队里,别的不多,就是人多,大家就一起盯死了他,看他还能怎么折腾。”又是一个觉得刘大壮回来肯定会折腾的。

    叶有华冲大家笑了笑,“所以,回来不回来,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