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追捕逃妻九
    花灯街人潮涌动, 戴着面具的阿善很快淹没在人群中。

    容羡一定想不到, 他刚才亲手为她系上的披风恰好能掩饰了她的行踪,黑色的披风在人群中来回穿梭,为了不让暗卫注意到自己,阿善并没有跑的太快。

    “主子。”守在一旁的修白见状赶了过去,他见自家主子的手被血染红,刚想查看就被容羡一把甩开。

    “你也去追。”鲜艳的颜色染红他的衣袖, 容羡似感觉不到疼般, 目光冷冷的盯着阿善消失的地方。

    血一滴滴的从他指缝中流落, 细长的刀伤从容羡的掌心一直划到食指,看着触目惊心。

    这次阿善为了逃跑是真的够狠,容羡收拢手心凉凉笑着, 低声吩咐修白“找到她后不用告诉我, 直接先给我断了她的双腿。”

    修白愣愣点了点头,他握着剑没敢再说一句话, 带领一小队人去搜寻阿善时,一名暗卫小声说道“这花灯街到处都是人,咱们该怎么找”

    放眼望去, 街上披着黑斗篷带着狐狸面具的人实在太多了, 另一名暗卫提议“不如咱们把这街上的人清走”

    “不行。”修白皱了皱眉,“世子妃失踪不是小事, 大张旗鼓找人只会引来麻烦。”

    何况再过一会儿, 埋伏在另一条街上的暗卫也该行动了, 若是计划成功, 嘉王就能命丧于此,这对他们来讲实在是太重要了。

    而此时的阿善,躲躲藏藏已经到了另一条花灯街,为了能更方便的行走,她停在一家卖斗篷的小摊前,正想将身上的披风换下,就看到从拐角出来的暗卫。

    四目相对,戴着面具的阿善还是引来他们的注意,吓得她拔腿就跑。

    “站住”阿善身份特殊,暗卫们也不能直接喊她的名字。

    几名五大三粗的汉子空有体力和速度,但架不住街上人太多,他们不可能如阿善那般灵巧的插缝逃窜,没一会儿就拉开了距离。

    前有狼后有虎,阿善跑着跑着发现前面也有暗卫堵截,她心急中直接钻入了一家成衣铺子,趁着店中人多,她直接钻入了一间试衣阁。

    “啊”阿善没想到里面会有人,才钻进去就听到女孩儿的尖叫。

    回过身赶紧去堵那姑娘的嘴,她把人压在墙角小声哀求着“别叫别叫,求求你千万别叫。”

    女孩儿满脸愤怒,只剩一双乌溜溜的眼珠瞪着阿善看,她哼哼了两声,阿善觉得眼熟,不由多看了两眼。

    “你”正想将手放开,帘子外忽然传来的骚动。

    笑脸迎人的老板娘捏着手帕呦了一声,她看着进来的几名黑衣侍卫,掐着笑道“几位爷这是怎么了这里可是姑娘们买衣服的地儿,不招待爷们的。”

    为首的黑衣人板着一张脸,他锐利的目光在店内环视了一圈,冷冰冰下着命令“给我搜。”

    此话一出,很快就有暗卫将出去的门给封住,店内的姑娘看到这架势都有些害怕了,老板娘一眼就看出几人的不同寻常,她硬着头皮凑上去,“几位大人这是”

    黑衣暗卫总算是看了她一眼,还算客气道“还请老板娘将店内的女客人都聚集在厅内。”

    不得不说,阿善选择藏身的这个地方是真的好,店内都是女客,到处还堆满了姑娘们的衣裙,他们不能贸然进去搜寻。

    听着近近远远的脚步声,阿善紧张的浑身都冒了汗,此时她与试衣阁内的另一位姑娘大眼瞪小眼,总算是想起了这位眼熟的姑娘是谁,可不就是曾和她大打出手的云芳县主么。

    “阁内的这位姑娘可否配合出来一下,厅内几位大人正在查人。”老板娘的声音很快停在了阿善藏身的地方。

    窄小昏暗的环境中,与外面的厅堂只隔着一条厚帐帘,阿善这会儿被吓得腿都有些软了,她手掌上还沾着容羡的血迹,哆哆嗦嗦的捂着云芳小县主的嘴,趴伏在她耳边小声求她“帮帮我好不好,我不能被抓回去的。”

    这次阿善不仅是当着容羡的面逃走还伤了他,她被抓回去受罚是小,她只怕会牵连出帮她的柳三娘。

    “姑娘,您还在吗”老板娘见阁房内迟迟没有回应,又靠近了一些。

    阿善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又害怕又不敢尝试放开司云芳,正想着不如拿刀威胁她算了,被她按在墙上的司云芳忽然眨了眨眼睛,还抬手拍了拍她的胳膊。

    她这是要帮她吗

    不等阿善下定决心,司云芳就一把推开阿善将她反压在墙上,她很快扯了她的披风将人按在地上,与此同时厚厚的帘帐被人掀开,老板娘在看到里面的人时还惊讶了一下,“云、原来是云芳县主啊,我还以为这阁房内没人呢。”

    “谁准你掀本县主的帘子的”被阿善刚才那么一纠缠,她的衣裙还没换好。

    司云芳在皇城内是出了名的刁蛮,她恶狠狠瞪了老板娘一眼道“给我滚。”说着她踢了下被她按在角落里的阿善,极为嫌弃道“真不知道带你出来有何用,连个衣裙都弄不好。”

    她扒拉了下自己的衣服,像是被气急了,在老板娘看来她是伸手抓起了阿善的头发,实际上她是故意把阿善的头发抓乱,挡住了她的面容。

    “给本县主起来,没用的东西。”阿善被司云芳拎着头发站了起来。

    有了头发的遮脸,阿善总算是放心了一些,在看出司云芳是在帮自己后,她颤巍巍努力演好笨手笨脚的小丫鬟,在低着头帮司云芳穿衣服时,她借机将自己的披风和面具藏在了地上的衣裙里。

    “怎么回事”

    大概是司云芳闹出的动静太大,引来了暗卫的目光。

    老板娘赔着笑脸两边都得罪不起,她连忙拦住想要过来的暗卫,“没事没事,是云芳小县主教训丫头呢。”

    很快,在店铺内搜寻的暗卫回到了厅内,其中一人上前对为首的暗卫道“头儿,楼上楼下都搜遍了,并没有找到世子妃。”

    这可就奇怪了,刚才他们可是亲眼看到她跑进了这家店,难不成又让她逃了

    领头的暗卫马上将目光锁定在唯一未开的阁房上,他上前了一步,对里面的恭敬道“还请云芳小县主出来一趟,属下正在寻人。”

    “你寻不寻人关本县主什么事,滚。”

    司云芳长时间窝在这小小的地方也是出了汗,她听到帘子外面没有感情的声音“属下寻得人非同小可,要是主子知道在县主这儿出了岔子,怪罪下来可就不好了。”

    帘子内的人默了一瞬,司云芳抓了抓阿善的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了,她虽然刁蛮但还没到无法无天的地步,若是暗卫将南安王世子的名号搬出都请不动她出来,那才是真正的疑点。

    “拼一把吧。”

    短短的时间里,司云芳已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