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6章:敬他是条汉子
    ,

    在宁晔的静待中,宁侯对着他伸出五根手指。

    宁晔看了挑眉,“何意”

    “想要我与你合谋,五万两”

    宁晔“你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比土匪都狠。”

    “那是因为土匪不知道你有多少家当,而我知道”

    宁晔“有的时候兄弟之间太过知根知底也并非什么好事儿你这样我倒不如直接输给苏言来的更划算。”

    宁侯呵呵一笑,不言。

    宁晔道,“宁脩,我这也算是为你解决麻烦你反过来跟给我索要银子,是不是有些不识好歹呀”

    宁侯听了嗤笑,“大哥,你用这调调哄骗一下外人也就罢了。对我别来这套,你这么费心费力的是为我解决麻烦吗如果是,那我还真是不需要。就苏元杰那点小心思,那点胆量,我三不五时的去他跟前耍耍大刀,带他去牢房转悠转悠,再让刽子手经常跟他一起吃个饭,聊聊砍头日常,他自然就老实了。”

    简单的说,要收拾苏元杰根本连弯都不用绕。宁侯多的是办法,足够把他吓的胆战心惊,吃不香睡不着。

    “你现在这么做,还不是你自己烦驸马府。”宁侯看着宁晔,不咸不淡道,“毕竟,当初苏元杰想算计的可是你”

    算计就是算计不管过程和结果如何。当初苏元杰和阮氏确实是把注意打到了宁晔的身上。

    就凭这会一点,就足以让宁晔厌恶。

    所以,比起宁侯来,宁晔才是对驸马府最膈应的那个。

    只是宁侯对苏言未下最后定论,宁晔也一直未对驸马府下手。可现在不同了,宁脩既已绝对娶苏言。那么,在此之前宁晔总是要把账给算了。

    宁晔看一眼宁脩,垂眸,拿起手边的酒水轻抿一口,淡淡道,“五万两是不是太多了点”

    只是讨价还价,对宁侯刚才的话却是没否认。

    “多吗你和苏言打赌现在我和你合谋让苏云进府,等于是让她输了五千两。”宁侯说着,轻哼一声道,“你以为那五千两谁出那女人一穷二白,最后还是得我出。所以,算一下你也不过只拿出四万五。”

    宁晔听了道,“她让你出你就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有什么办法呢她个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只有躁脾气的女人,我不想被挠就只能掏银子了。”宁侯说的颇为无奈。

    宁晔看着宁侯,脸上表情却是相当稀奇,“你这是”

    “是惧内我让一尘大师看过了,他说我命里畏妻,我想他说的可能是对的。”

    宁晔听了,看着宁侯不说话了,需要适应。

    不可一世与惧内,这两个极端,突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让人很不适应。

    宁晔想着,忽然伸手朝着宁侯的脸色探去

    手伸出,还未碰到他,就被一把挥开。

    “别胡乱猜疑这世上你见过哪个做兄弟的,会为了同谋一件事向自己兄长索要万两白银的。”

    宁侯这话出,宁晔疑心顿时消除了。

    “是呀世上这么糟心又贪财的弟弟,除了你也没别人了。”宁晔说着点头,“好吧待你回府,我把银子给你送去。”

    “如此甚好。”

    兄弟俩达成一致,宁晔将酒杯里的酒喝完,起身,“我走了。”

    “不在这儿住一晚。”

    “不了,看到你心烦。”

    “因为我惧内吗”

    宁晔瞅他一眼,呵呵一声,抬脚走人。

    宁侯抿一口酒杯里的酒水,看着宁晔离开的背影,眸色幽幽。

    另一边,宁晔坐在马车上,路行一半,看着时安,不紧不慢开口道,“你说,宁脩真的是那惧内的人吗”

    时安果断摇头,“绝对不可能。”

    时安从未见侯爷惧过什么人,包括皇上和老太爷都没怕过,又怎么会怕苏言一个女人。

    “既然不可能,那宁脩为什么那么对我说呢”

    时安摇头,“属下也不明白。”

    宁晔靠在车壁上轻轻笑了,低低缓缓道,“连惧内都说出来了。如此直白的表现对苏言的在意,若不是想让我日后不要为难苏言。那么就是在给予我警告了。”

    闻言,时安不明,“警告”这话从而说起呀

    “苏言是他在意的人,这矫情的话宁脩既然说出了口,就定有目的。若不是想让我看在他的面上苏言好一些。那么,就是让我离苏言远一点,这不就是警告吗”

    宁晔说着,有些好笑,“看来,再见到苏言改口叫弟妹了,直呼其闺名,或许会让宁侯爷心里很不高兴。”

    时安这弯弯绕绕的,一句话绕几个弯的,他脑子不够用是渗不透了。

    苏言曾心仪他这件事,苏言是已经不记得了,但宁脩可没忘记。虽然宁脩嘴上没说过什么,但凭着宁晔对他的了解,他心里定然是相当不舒坦的。

    这么想着,宁晔认真琢磨着,他是不是应该对苏言更加亲切一些毕竟,刚才宁脩一张口可是狠要了他几万辆银子。

    所以,他有理由让宁脩心里不舒坦一些。

    心里这样想,宁晔眉头跳了跳,轻声道,“这会儿我忽然觉得,今儿个好像不该来。”

    “大少爷为何这么说”

    宁晔开口,声音微沉了几分,“呆呆和苏言两个人,对于宁脩来说,并不是无所谓的人。我现在明目张胆的算计他的人,你以为宁脩他会高兴吗”

    闻言,时安心头一跳,“可是侯爷刚才已经答应了大少爷你呀而且,侯爷也未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

    “答应也只是嘴上答应,心里怎么想难确定。而宁脩高兴不高兴,是从脸上就能看出来的吗”

    听言,时安不吭声了。

    “今天这一趟是多此一举了”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