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章 自百荐
    灵州回乐一役,洛州战亡和伤残将士数量位居河洛九州之首,所以李曜在洛州待的时间最久,巡恤完洛州下辖各县,距离“元正”已只有六天了,不过好在余下郑、管二州原本同属一州,行出虎牢关之后,李曜为免耽搁返程时间,索性将宣慰的地点设在濒临汴渠的荥泽城,当作此番东巡的最后一站。

    郑、管二州刺史收到李曜预先使人传达的消息,当即通知治下诸县文武官吏和乡坊耆老赶赴荥泽,正如东巡首站陕州一样,李曜没有入驻城中,而是在城外的汴渠岸边扎下营盘。

    是日,李曜接受当地官员拜见的时候,看到了诸如程知节、张士贵、张亮等熟面孔,兴许是提前与房玄龄通过气的缘故,与此前洛阳城下铁骑夹道展示武力的时候完全不同,这些前秦王府的僚属前来拜见她时,竟无一人佩戴刀剑,俱都低眉顺眼,恭谨有加,两地表现反差如此之大,直教不少年轻的国师府侍卫暗暗咋舌。

    李曜见罢这一大堆人,又安排好赈恤事宜,便决定稍作歇息,领着数名男女扈从到汴渠岸边游览雪色风光去了。

    汴渠作为隋朝大运河的主要渠道之一,宽达四十余步,可容两艘起楼五重的大船并行通过,渠道两岸皆筑有堤道,堤道两旁遍植杨柳,冰雪凝结万千垂柳,轻风吹过,枝条齐齐舞动,漫天银粟纷飞,虽未有二月春柳那般生机盎然,却别有一番玉树琼枝的美感。

    望着大运河两岸美轮美奂的晚冬景象,李曜不由想起那位“祸在当代,利在千秋”的隋炀帝,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叹。

    恰在此时,李曜忽然听得一阵蹄声,遁声看去,就见一位淡黄襕袍官员正沿着堤道打马而来,无需多言,苏定方和宋君明一齐上前,立时将李曜挡在身后。

    这人见状,急忙一勒马缰,翻身下马,踩雪步行至苏、宋二人近前,深深一揖“管州录事参军事崔仁师拜见陕东道巡抚使。”

    “崔郎君?”

    随着一声惊疑,两位典军心有灵犀似地站到两边,李曜缓步走到崔仁师面前,抬手虚扶,微笑问道“崔郎君何故此时才来见我?”

    崔仁师一面起身,一面答道“臣只是不想与一群结党营私之徒同路罢了。”

    说着,崔仁师抬眼一看,面上立刻现出难以掩饰的惊讶,这崔仁师曾是明园白玉楼的常客,与李曜见过很多面,却不想他任职地方两年,原明园之主的样貌依如往昔,竟然没有丝毫变化,忍不住心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驻颜仙术?”

    李曜已经不止一次看到别人对她露出这样的表情,因此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听得“结党营私”四字,含笑劝道“崔郎君在外为官,可要谨言慎行呐!”

    崔仁师乃是望族博陵崔氏的子弟,又是武德七年的进士,端的是出身好、学识高,让他与一群说话举止粗豪的瓦岗军故将长期共事,确实有些难受。

    只不过,李曜却是知道,此君绝不会是来找她发牢骚的。

    崔仁师忙不迭地又行一礼道“贵主教训的是,臣也是一时气愤。”

    李曜特许崔仁师并辔而行,随意聊了一阵,崔仁师忽然问道“臣久未见到叔贞,心中甚为想念,不知贵主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